顾治培


顾治培:做壶先做人

顾治培:做壶先做人 

  中国宜兴陶瓷博物馆紫砂艺术研究所所长顾治培,对紫砂有一种特别的感情。在紫砂艺术的世界里,他对艺术创造的非凡灵气和感悟被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。在他三十多年的探索与实践中,集绘画、书法和微雕于一身,尤其擅长和钟情于形象逼真、自然生动的拓松、花鸟和小昆虫,成为江苏工艺美术名人。他曾多次获得全国陶瓷评比的金奖,许多作品被各级博物馆收藏。

  顾治培出生在陶艺世家,8岁便跟着爷爷奶奶学做紫砂。他天资聪颖,潜心于艺术,几十年如一日,从不受外界浮躁风气的影响。他制作的紫砂壶大多寓意深刻,如赠送给连战的《连心》壶,是用稀有的绿色紫砂泥作原料,壶身隐现波涛,壶盖与壶身用碧玉般的链条环环相扣,圆润和刚劲浑然一体,赏壶人自然会联想到台湾海峡两岸人民心连心的象征意义。又如赠送给吴伯雄的《紫玲三线》壶,是一把典型的传统“光货”,它显示出几何线条之美,可是这把壶的线条别出心裁,壶盖和壶身上分别由三条凸型阳线相通,拥抱着壶体,它的象征意义应该是两岸实现“三通”的迫切愿望。

  他以扎实的理论功底和较高的艺术素养,形成了传统文化和创新手法有机结合的形神兼备的制壶技艺,其紫砂壶造型,凝重、新颖、灵巧,点、线、面交待得非常清晰,一派大家之气。上世纪90年代初紫砂狂热兴起时,他的作品成为许多紫壶爱好者的抢手货。然而,顾治培没有陶醉在自己所取得的成就里,为了突破自我,他把目光投向了紫砂微雕。蟋蟀是他雕塑的主要对象,为了掌握蟋蟀的生活规律和习性,把蟋蟀刻画得生动、逼真、传神,那阵子他除了研读《蟋蟀谱集成》等著作,经常在晚上提着灯到草地里去捕捉蟋蟀,甚至还赶到无锡去看蟋蟀争斗。他制作的蟋蟀有的只有米粒那么大,而它的须、脚又像毫发那么细小,制作非常困难。他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失败。可他在失败中不断总结经验,毫不气馁地在失败中重新开始。功夫不负苦心人。顾治培在微雕之路上耐得住寂寞,不断探索,终于练就了令人惊叹的微雕绝技。

顾治培作品 促织七件套壶(部分) 
 
 顾治培作品 促织七件套壶(部分)

  他的“促织七件套壶”高13.8厘米,宽11.5厘米,以圆、棱几何造型为主体,造型古朴、大方、浑厚,线条简洁流畅。该壶是由茗壶、茶海和底座三部分组成的一套七件瓜型壶,构思设计极为巧妙,三部分可各自独成一体。上部是一把功能完整的茗壶,其身高6厘米,宽11.5厘米,容量200毫升;上部拿下,打开茶海的漏筚,是安贴于内的四只茶杯,巧妙地组合成“孔方兄”的古钱币状;拿下中部茶海,底座里有两只用紫砂泥捏成的大小、色泽、形神足可以乱真的蟋蟀,见光后,蟋蟀两翅摩擦生响,犹如丝竹琴弦之声。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彭冲观看此壶后,欣然挥笔为此壶题词:“紫砂一绝”。

  顾治培潜心于紫砂雕塑、紫砂微雕,在紫砂艺术的型、色上苦下功夫,竭尽全力开发紫砂巧雕、微雕的新工艺、新品种,细腻精致地以两根小针、一把镊子,耗时两年多,将1000余只形态各异的蟋蟀,以实物般大小,鸣叫、争斗、独处,和5只栩栩如生的上山老虎聚集在1.5平方米面积内,静中显动,寓意“千禧万福《蟋蟀群英会》”,成为紫砂界至今唯一的“吉尼斯世界之最”,由台湾博物院永久收藏。

  在陶艺之路上已走了30多年的顾治培,在对陶艺越来越理解的同时,也越来越觉得陶艺永无止境。为此,他常说不仅要向紫砂界的老艺人学习,还要向紫砂界后来者中的优秀艺人学习。也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宽广胸怀,他在紫砂艺术上从不固步自封,不断地创新。生活中的重大事件,自然界的一草一本,都是他创新的题材。“飞人”刘翔来到宜兴后,他立即创作了一把由刘翔亲笔签字的“飞翔壶”。该壶的壶嘴和壶把夸张而弯曲地各向前伸去,就像是一个人在奋力跨栏。“神舟六号”载人飞船发射成功后,他又怀着激动的心情创作了“飞天揽月壶”。该壶整体形状像个“6”字,意为神六;壶盖上塑一半圆形月亮,壶的上半部像个返回舱;壶的中部凹进去,用红色紫砂泥制作,代表火箭发射时的火焰;壶底三足鼎立,代表发射基地。这些作品,充分展示了一位年近六旬的紫砂老艺人的丰富创造力。

  他常说,“做壶先做人,只有做好了人,才能把壶做得更好。”

上一个:

下一个:

相关产品

联系我们

地址:景德镇高新区昌南慧谷工业园B5-B栋手机:13307980997  电话07988570997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1348976153@qq.com QQ:286604026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